• <code id="scm40"><samp id="scm40"></samp></code>
  • <code id="scm40"><samp id="scm40"></samp></code>
  • <code id="scm40"></code>
  • <nav id="scm40"><samp id="scm40"></samp></nav>
    您的位置 : 大王文学网 > 小说库 > 仙侠 > 万界神尊

    更新时间:2019-02-15 14:14:13

    万界神尊 连载中

    万界神尊

    来源:青墨云作者:剑灵分类:仙侠主角:江宁

    完整版小说《万界神尊》由剑灵所编写的仙侠类小说,主角江宁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看一介青涩少年的逆天之路……诸世万界,天地广袤,强者任意遨游。只要足够强,可踩踏一切,万物法理成空,忤逆者只配成为强者的垫脚石。强者只有一条路,不灭的巅峰之路,成就不朽之尊。...展开

    精彩章节试读:

    **风韵犹在,?#24425;ぬ一ā?/p>

    紧张的来到江宁身边,先检查江宁有没有受伤,关心备至。

    “婶娘,我没事。”

    “有没有事得婶娘说的算。”

    **疼惜的白了江宁一眼。

    一番检查后,见江宁没受伤,?#32622;?#30528;给江宁张罗大?#23601;埃?#25171;水,准备干净的?#36335;?#23545;这样的婶娘,江宁衷心的感动。

    ……

    影堂所在?#35282;?#19968;栋石院内。

    白飞安逸的坐在竹编椅?#30001;希?#36814;着朝阳,神色稍见恍惚,明显纵欲过度,身后,虞城伺候在旁。

    “虞城,怎么还没消息。”

    “公子,咱们再等等,奴家已经派人出去打探了。”

    不多时,一位黑衣人闪来,单膝跪向白飞,礼敬道:“公子,派去的人消失在一片竹林间,湖边有留下打斗的痕迹。”

    白飞眉头一蹙,面色不喜。

    虞城连忙道:“江宁死了没有?”

    “从留下的气息?#32431;矗?#24050;经返回到宗门。”

    “废物,比江宁那垃圾还废物。”白飞一掌震碎了竹编椅,猛地站了起来,面色铁青。

    “公子息怒,奴家再派人盯住他。”虞城身躯一颤,单膝跪地,额头间透出一层虚汗。

    “罢了,一介垃圾而已,武场之上,就由本公子?#36164;?#35299;决他。”

    白飞心疼,伸手挽起虞城。

    午时。

    雷堂主从宗门归来,截去黄金野猪的两只獠牙,剥下黄金野猪皮,打算制作成黄金铠与黄金匕首留给妻子。

    一顿黄金野猪餐之后,雷堂主把江宁带了出去,?#25104;?#28014;现出疑色,对江宁击杀掉黄金野猪存有质疑。

    无奈,江宁亮出了自己的龙爪臂。

    “灵宝?”

    雷堂主精神一震,止住了脚步。

    “我都不知道何时得到的,直到它体现出来才发现。”江宁无辜的望向雷堂主道。

    “呵呵……不错。”雷堂主轻笑,脸如花儿绽放,不只是因为江宁得到了灵宝,还从龙臂爪上看出了气焰,坐实了武士境界的修为。

    “这回斩杀白飞绰绰有余。”江宁轻喃,跟着轻笑。

    这时,只见雷堂主眉头一沉,扭头看向江宁,郑重道:“那白飞不过一介小丑,不久后?#24794;?#35201;进入宗门核心,成为核心弟子,到时候只怕大伯都庇护不了你。”

    “有那么?#29616;兀俊?/p>

    “有,核心弟子个个都如脱缰的野马,放荡不羁,视门规于无睹,之间厮杀从来不需要理由,全凭个人喜好,看谁不爽,就会一力屠之。”雷堂主黝黑的面上浮现出忧色。

    “大伯,以我一步武士境界的实力,在核心弟?#26377;?#21015;如何?”

    “垫底,最强的少年核心弟子,一个眼神就能把你秒杀。”

    江宁顿时怔住,震惊的厉害,没想到核心弟子的行事风格这么百无禁忌,而自己恰好是那垫底的存在,在成为核心弟子之时,会不会当场就有?#35828;?#38590;,或者欲杀掉自己?心底已经浮?#33267;?#32039;张。

    ?#30333;擼?#22823;伯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雷堂主当先引路,带着江宁,向宗门外走去。

    出了宗门,一路向东。

    雷堂主挽住江宁,长距离大跨?#21073;?#19968;步之间,足足跨过了数百里,疾风力劲,刮得江宁脸面生疼。

    雷海!

    ?#36758;?#22495;的最东面,距离上元?#26049;?#26377;?#35282;?#22810;里,遥看之下,海天一色,雷电如瀑。

    边陲!

    雷堂主带着江宁停身下来,又朝南面的险岭走去,左侧为悬崖,已灌入了雷海之水,右侧是一处深不见底的寒潭,岸边荷花绽放。

    尽头处是一面峭壁,蔓藤攀附。

    来到尽头,雷堂主拨开蔓藤,竟是显露出一个?#32431;冢?#20108;人鱼贯进入。

    洞内昏暗,向下?#30001;臁?/p>

    “大伯,这里是什么地?#21073;俊?/p>

    “遗迹之地。”

    二人的脚步不停,顺着洞,一路向下。

    洞的尽头为一间石?#36965;?#32043;光缭绕,轻嗅一口,让人脑清目明。

    石室内有一张紫光玉床,上面紫光流淌,前面摆放有一张青石桌,台面是紫光石雕琢而成,雕工精细,内藏奇秀,可见花儿争放,金鱼游走。

    江宁一看,发现这些都是宝物,价值不菲,心中暗想,没想到大伯竟然还私藏着这处宝地,拿出去卖掉,只怕一夜之间就能成为有钱之人。

    不过,大伯把带我来这里,应该把这里看得狠重。

    “宁儿,到紫光玉床上打坐一下。”雷堂主指点道。

    江宁点头,如蛇般盘踞在紫光玉床上,?#38498;?#20013;顿时变得前所未有的空灵,念及《黄道经》,思索片刻,‘盘蛇’的奥义已被吃透,境义博深,根本宗旨就是意如‘盘蛇’,不?#24515;?#20110;形式。

    吃透这层境义,?#38498;?#19968;颤,整个人宛如突然飞升,经过一道径口,跃到了一个更为广阔的天地,其中,黄碑就立于这片天地之间,上面的经文排序正在变迁,好比翻天覆地,大气无边。

    先是经文,重新排序后更?#26377;?#22885;晦涩。

    文字衍化,小蝌蚪拖着无尽长的红尾?#20572;?#28216;动的更见灵活,全部交织起来,构筑成一幅长蛇飞升?#36857;?#36234;过云彩,长蛇便化成一条巨龙。

    空灵状态,江宁一遍又一遍揣摩,明白这个过?#25506;?#20570;飞升。

    “不够,不够!”

    盘踞当中,江宁双目紧闭,额头间汗水流淌,嘴里不住念叨。

    旋即!

    江宁姿态一变,改为欲飞升姿态,极其玄奥,明明就在眼前,却让人觉得无限遥远,即将要乘风而去。

    玉床上,飘逸出的紫气?#36335;?#21463;到了召?#21073;?#39039;时风起云涌,沿着江宁身上的毛孔,丝丝灌入体内。

    突然!

    一道赤火霞彩乍现,从脚到头,涟漪升腾,把江宁衬托得宛如欲拔地而起,但这只是一种错觉,涤尽铅华,赤红色火焰更见炽?#36965;?#20462;为明显又迈出了一?#21073;?#27491;式跨入到二步武士境界。

    江宁依旧没有停歇,眉头不展,似乎非要抓住那一丝飞升化龙的机遇。

    光阴似箭!

    一晃眼,到了江宁与白飞的决斗日。

    “宁儿。”雷堂主一声轻唤。

    江宁未醒,姿态不变,庄严肃穆,玉床上的?#20185;?#27668;息不?#20808;?#20307;。

    “宁儿!”

    雷堂主又喊一声,夹着强大的威严,震得虚空晃动。

    “大伯。”

    江宁幽幽醒来,神色间有一丝埋怨。

    “时间到了,我们该返回了。”

    “这?#32431;歟 ?/p>

    江宁诧异,青涩的脸颊上显出疑色。

    “傻小子。”雷堂主轻笑一声,当先引路向石室外走去。

    数?#23637;?#23519;江宁修炼,令他惊骇不已,看得出江宁所修炼的功法异常古?#37073;?#20808;是那‘盘蛇’,很熟悉了,源自《九天道图》,可又突然变幻姿态,更见玄奥,恍如大蛇飞升,即将化龙。

    以雷堂主的眼界,看出这一丝端倪并不难,也从中受到些启发,实力已经更进一?#21073;?#21482;是还法摸索出其中的奥妙。

    不过,江宁已经万分震惊,在玉床上修炼,思维运转更见快捷,都不知道比平时快上多少倍,悟性也?#36335;?#30636;间被提高,平日不能理解的,竟然刹那间顿悟,宝物?#21073;?#32477;对是难得一见的宝物,日后我得好?#32654;?#29992;,也像大伯一样珍藏着。

    步出遗迹之洞。

    雷堂主一挽江宁,施展出长距离大跨越手段,速度极快,疾风如刀,半天时间,便已返回到上元?#27966;?#33050;下。

    落脚后,雷堂主放下江宁,一前一后向宗门走去。

    宗门内,四堂?#35282;?#30340;上游,一处平整的山腰地段,方圆约有二十多里,这里便是武场,更上游,可见楼阁玉宇,大殿数座,是宗门的核心。

    此刻!

    骄阳高悬,温度炙热。

    偌大一个武场,也就十来名白衫弟子前来观看,零零散散,还都躲在阴凉处。

    北面,搭建有一个简易的布蓬,一身金边白衫的陆长老端坐中央,左侧为三名蓝边白衫的堂主,右侧是三名黄边白衫的少年。

    不一刻!

    劲风扬起,一晃眼,一名蓝边白衫的粗犷大汉走上了武场,正是雷堂主,扭头一看北面,一步迈出,无声无息的飘到陆长老的左侧,紧靠陆长老而立。

    “恭喜雷堂主,修为更强上一步。”

    陆长老眼眸一闪,眉头微皱。

    “多谢。”雷堂主毅然挺立,不卑不亢。

    陆长老微瞥一眼山道间,看到江宁正在?#20384;矗?#25196;声道:“决斗开始。”

    这道声音透发出去,闷声如鼓。

    “嗖!”

    白飞从阴?#33633;?#36291;出,窜到了武场中央,手执一把白色灵剑,向北面鞠躬一礼,静立不动。

    片刻!

    江宁款步走上了武场,气息收敛,步伐缓慢,看不出什么修为。

    “江宁,你还敢来?#31354;?#27515;。”

    白飞面色阴?#20572;?#30520;中透出阴厉之色,振臂一呼,挽起一道剑花,朝江宁刺来,快速如电。

    江宁步履自如,不疾不徐,一步接着一?#21073;?#20415;是迎着利剑,面色一无波动,平静的宛如一汪池水,波澜不惊。

    眼看白剑就要刺入咽喉。

    一瞬间!

    江宁?#21451;?#37324;拔出一柄黑色匕首,一晃身,已经错开了白飞,刹那间止步。

    “噗!”

    白飞继续向前?#24590;?#20004;?#21073;?#19968;?#19978;?#34880;从脖子间喷涌出来,迎着骄阳,鲜血绯红,凄美灿烂。

    旋即!

    又见白飞的身躯颤动两下,双目瞪得如死鱼,缓缓瘫倒地上,鲜血如泊,浸湿白衫。

    一招,仅需一招,一招之后生死立?#23567;?/p>

    那十来名观看的弟子个个?#31561;唬?#26497;度震骇,眼珠子都差点掉落地上,全然不能置信。

    只有北面的八名高手看得出,那一瞬间,江宁拔出了匕首,身躯一晃,险之又险的避开了白剑,匕首一伸,划破了白飞的脖子,轻松得就像宰猫宰狗般轻易,不费吹灰之力。

    寂静!

    武场内落针可闻,除雷堂主还泰然处之外,其余人都有不小的震?#22330;?/p>

    通过交手,任谁都看得出,江宁的手段明显高明得太多。

    “江宁,你敢私藏修为,找死。”

    “白斩堂,你在无?#28216;衣穡俊?/p>

    陆长?#20384;?#21756;一声,剜了白堂主一眼,?#31456;?#20986;的脚步顿时又停了下来,面色煞白。

    就在这时,嗖一声,?#30001;?#38452;处冲出来一道白影,速度极快,只留给人眼前一晃。

    武场中央。

    江宁心神一颤,感受到了威胁,精神一动,左手臂化成龙爪臂。

    说时迟,那时快,江宁一抬手,接住了那诡异角度劈来的一刀。

    “砰!”

    一道狂暴的涟漪散开,江宁被震退了五六?#21073;?#40857;爪臂轻颤,面色微白,胸口起伏。

    猜你?#19981;?/h3>
    1. 悬疑小说
    2. 言情小说
    3. 冤家小说
    4. 空间小说

    网友评论